儒学

历代儒家精神的继承和发展

来源:百度网  发布日期:2020-08-08 22:56

在马王堆帛书《易传·要》篇里,有孔子回答子贡的话:「赞而不达于数,则其为之巫;数而不答于德,则其为之史」。孔子区分巫、史、儒。他认为只知道祝祷而不了解天道变化的度数,这是巫。明了天道变化的度数而不了解道理的重要性,这是史。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这是儒。——编者按

历代儒家精神的继承和发展

资料图

儒学精神由先秦过到宋明,发展到近代的新儒家,出现的哲学家人数众多,但我们却能透过「基源」的把握,「一以贯之」。

儒学精神的一贯性

要说传统儒家的精神的文章何其繁多,或许在许多论说之中,学者吴汝钧教授统整性的说明,给了我们一条「一以贯之」的线索。他认为,孔子说仁,孟子说心性天(尽心知性知天),周濂溪说诚体,张横渠说太虚,程明道说天理,朱子说理,陆象山说本心,王阳明说良知,刘蕺山说诚意,以至于熊十力说本体,唐君毅说道德理性,牟宗三说知体明觉。这些不同点只是在分际、入路、所强调的重点的脉络下不同而已,个人所提出的观念,都可以概括于实体或绝对有这一个基源的观念之中。

在马王堆帛书《易传·要》篇里,有孔子回答子贡的话:「赞而不达于数,则其为之巫;数而不答于德,则其为之史」。孔子区分巫、史、儒。他认为只知道祝祷而不了解天道变化的度数,这是巫。明了天道变化的度数而不了解道理的重要性,这是史。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这是儒。

「赞」、「数」、「德」点出此三者是由低而高的层次。巫这工作善于祭祀、阐释天地的指示,史是由巫分化出来的,善长天文、历法、卜筮,最后只有儒这工作的人能善于祭祀、明天地之指示,且又长于天文、历法,更能由其中提解出「德」的元素。换句话说,即是明了天人合德的道理。

儒之真意

谢居宪先生曾经对「儒」这身分进行历史学、语言学与思想史三方的论说,由历史学来看「儒」原为贵族服务的巫﹑史﹑祝﹑卜,贵族没落后成为传授礼乐的知识分子。由语文学来看,透过甲骨文可知,儒在商代是一种宗教性官职,与巫祝相近;文字学的诠释角度来看,「儒」有「柔」的意思。而「柔」有「德、安、润(濡)」之内涵在。由思想史(哲学)的角度来看,儒不能仅作为一种职业来看,应视为一种「道」的传承。

德字写作上直下心,《论语》释为『外得于人,内得于己』,外得于人即其『行为』得到别人的肯定和赞许,内得于己是指个人内心具备了善的『品格』,因此,中国古代的『德』字,不仅仅是一个内在意义上的美德的概念,也是一个外在意义的美行的观念,而『德行』的观念正好将德的这两种意义合并表达出来。用朱子的话语即是:「德行,得之于心而见于行事者也。」德行内心有所得而自发自显的实践于生活之中;在道德修养中同时包含功夫。

推想孔子筛检出「仁」字的心态起源于对当时礼崩乐坏的忧患感,期望以「仁」的概念端正心态、心志与生命力,在人与人的现实交往中表现出「真、善、美」的正面价值。正如学者成中英所言:

孔子之学名为『仁学』,这是就理想而言。但就其现实而言,孔子之学则可名为『人学』。但孔子是要用人的理想来启发和改造人的现实,也就是要用人性之『仁』来实现人生,使『人』的现实转化为至善。故『仁学』可以是『人学』。

换句话说,「仁」学是落于群体中,由个人出发,是始于内心最真诚的期盼与呼应,用人性之「仁」来实现人在群体中的至善关系。因为他人的存在而感受到自我,借由关怀他人,使自身成其个体,在这内化的感同身受下,产生出忧患意识的真实意义,故「德性」是必须落在具体实践的关系中被呈现。

我们可以说,孔子由对天的观察中体悟到人在宇宙、现实间的渺小,向往自身所处的人世秩序,能是上与天道、天理相符合之秩序;却也因为观看着天醒悟到人之道德所能做的无限大,孔子拈出一个『仁』字,就是表明人能超出主体而接纳、包含、润泽外在之人之物。这样的天道、天德被孟子强化而提出「尽心、知性、知天」由己而外的修养路径,人发挥性就能如天、即圣;而由「天」到「仁」到「万物」这一以贯之脉络,所呈现的是对于「善」的动态追求与体现,这动态的显现正是呼应《易·系辞》第五章所言: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

《易·系辞》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万物自身内在的阴阳之「和」上,「和」者为「善」;孔子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之「仁」上;孟子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尽心、知性、知天」的十字打开;周濂溪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宇宙「诚体」无极、太极的变化;张横渠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太虚」之一本之太和;程明道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万物」又回到孔子「仁」的本意;朱熹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理」,但朱熹的已发、未发之说却改变了原有「善」的动态性。

陆象山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本心」之简易;王阳明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良知」直承孔孟「仁心」、「性善」的学思;刘蕺山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诚意」;近代学者熊十力先生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本体」,这本体与万物本浑然一体,亦是「仁」的显现;唐君毅先生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道德理性」直指「仁」的本意;牟宗三先生将这「善」的表现联结于「知体明觉」,更是强调了「仁」在作用时那「善」的动态性。

换句话说,传统儒家基本上就是把握这由天而下,表现出「仁体万物」的精神,整个过程的心态是「善」的动态显现。但这样均以《易经》为灵感、泉源「善」的体现,在先秦儒家中却是由下而上,从伦理社会导向形上学讨论的,而宋明理学则是由上而下,以形上学为主导来影响社会,如此的差异性开出了传统儒家思想中另一个重要的元素,及「内圣外王」理想追求的差别。

文章原标题:儒学精神的「一以贯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儒学中的三大精髓

下一篇文章: 儒家经典语录节选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