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大儒风范>宋明>正文

大儒朱熹在漳州任职的功绩

来源:闽南日报 文/沈毅玲  发布日期:2020-06-20 22:57

朱子笃信知识的力量。在漳期间,他刊刻出版了不少书籍,包含《近思录》《家仪》《乡仪》《楚辞协韵》等十几种。其中《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的集注便是在漳州首印。四书是朱子认为最能代表儒家思想的经典,他倾注一生所解读的《四书章句集注》成为后世科举考试的指定教科书。——编者按

大儒朱熹在漳州任职的功绩

朱熹(资料图)

830年前,已经61岁的朱熹离开武夷山,出任漳州知州,此时离他上一次出任朝廷官员已经隔了8年之久。一生淡泊官场、关注修为的朱熹,缘何年届花甲不在家乡颐养天年,而要千里迢迢来这一蛮夷之地当父母官?

这得从两年前说起。1188年,当政的宋孝宗征召有识之士对朝廷的看法,正在武夷精舍潜心教书育人的朱子见孝宗皇帝如此虚怀若谷,便也毫不客气,给朝廷写了一封长信,这就是著名的《戊申封事》。

在这封信中,朱子用了毕生研修的儒家理学观点,对当时的社会现实条分缕析,虽然他尽力想要语气委婉含蓄,但却掩不住切切之心萌发的剑锋,直指是因为孝宗皇帝的“心不正”导致了国家社稷积弱,引发统治的危机。

平心而论,孝宗在位期间,南宋的整体发展还是比较不错的,但是朱子却没有礼赞,反而“以理相批”,这确实很朱子,因为在南宋朝廷,他一直是特立独行的存在。宰相肚里能撑船,已经表露出虚心纳谏的皇帝能咽不下这一口气?

连夜读完封事的孝宗第二天就颁旨给朱子提任“崇政殿说书”一职,即皇帝的高级顾问,“掌(侍从皇帝)进读书史,讲释经义,备顾问应对”。朱子像以往一样,没有受官,而是写了《辞免崇政殿说书奏状》。此时,孝宗没空为难朱子,他正忙着把皇位传给太子,着急要为养父高宗守“衰服三年”。

不过在新皇帝登基前,孝宗没忘记给朱子留下难题,让他到漳州任知州。毕竟这么有想法的人不用来解个高段位的题,也确实浪费才华了。更何况,先前朱子的几次出仕基本上也是为了朝廷捧烫手山芋,不是去赈灾,就是去救济,主要都是安抚民心的工作。不过他总能在工作中发现贪腐与损民利益的事,并且毫不遮掩,道道奏折直达天听,因此也得罪了不少权势。

绍熙元年(1190年)的暮春,朱子背负着老皇帝赋予的使命来到漳州——这个当时以文明蛮荒而著名的地方。朱子对漳州并不陌生,他第一次当官就在隔壁的城市,任同安主簿。当时年轻的朱熹好学善思好辩,工作也比较轻松,有空了便寻访泉州各地耆儒名士讲论经学。这种采众家之长的学习方式不仅让朱子不仅通晓天文地理、善思人伦道义,也成就了他后来的办学方式。

当时漳州的乱让人难以直视,贪官污吏、苛捐杂税、世风日下。用史料记载的描述就是“猾吏豪强横行,强取豪夺,税役繁重,民风不淳。诸如如健讼好斗,佛寺遍布,淫祀过多,奢靡之风盛行。”不过朱子决定接受挑战的那天已有深思熟虑。万事需穷究其理,朱子经过深入民间的调研摸排,认为乱是“俗未知理”造成的,唯有“改革与教化”能破题。他大刀阔斧,以“省宴,约馈,宽赋,简役,劝农,厉兵”为方案推行改革。

在整顿吏治方面,朱熹也是相当有智慧的,多管齐下。他一手惩罚奸猾,一手任贤能,还不忘捎带手树个典型。漳州一州四县的官员,不少是庸懒无能之辈,财赋狱讼全出于几个胥吏之手,使吏胥得以行奸残民,贪污贿赂成风。朱子发布《州县官牒》,下令各县的县丞、簿、尉必须赴长官厅,每天碰头议事。为防止猾吏不法行奸,拉帮结派,他采取了对移法,对分掌财赋肥缺、多年恣意侵吞财赋的猾吏,强行对换。对坐地勒索民财的州吏,他坚决给予撤换。漳浦县从事郎黄岌,有傲慢废职行为,不恤军民,朱子立即上表弹劾。对爱民勤事的官吏,他上状举荐升职。学录赵师虙之为人名声好,朱子暗中观察,发现此人办事确实有才干,就大力向朝廷推荐,让人心服口服。他树立品德标杆,鼓励见贤思齐,为蒙冤的名士昭雪,赞扬高登 “忠孝双全”、“百世师表”,还题写对联“获鹿感鱼千秋称孝子,朋东仇桧万古识忠臣”。

这一年,朱子秉公执法、刚正不阿,不仅使陈年旧案得昭雪、劣迹官吏得惩治,还给民众减免了大约11000贯的税,这是个多大的数?大概相当于漳州每年上供的总额的四分之一。这场改革并不止于官场,朱子提出重新划定土地横纵边界,改变“田税亏欠、赋役不均”的现象,想要做到“耕者有其田”,这也为他圈了一众路人粉。盯着朱子一举一动的豪门望族瑟瑟发抖,不仅因为怕,更是因为咬牙切齿的恨。可惜,在种种人为及天时的障碍下,直到朱子离任,耕农名下还是没有获得田地。

朱子决意移风易俗。漳州依山傍水,地形复杂,物种繁多,民众多未开蒙,无法理解的各种景观奇象便成为宗教、巫术震慑民众的依据,迷信成灾。加上历代皇帝对佛教的推崇,民众安守现状,寄望来世,求神拜佛不思劳作进取,社会生产停滞不前。不少寺庙住持甚至借机多方作恶,为害一方。

为根除歪风邪气,朱子从宏观的风气到微观的生活习惯,都进行了细致的要求。《喻俗文》《劝女道还俗教》《劝谕榜》《晓谕居丧持服教》一道道榜文、劝谕密集发出,总结起来的核心思想就是:孝顺父母,恭敬长上,和睦宗姻,周恤邻里,各修本业,莫作奸盗,莫相论诉,莫纵饮赌博,莫相斗打架,不得宰杀耕牛。在他多方劝诫下,僧尼还俗从事生产,民间迷信行为也收敛很多,家庭关系、邻里关系也缓和不少。

朱子笃信知识的力量。在漳期间,他刊刻出版了不少书籍,包含《近思录》《家仪》《乡仪》《楚辞协韵》等十几种。其中《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的集注便是在漳州首印。四书是朱子认为最能代表儒家思想的经典,他倾注一生所解读的《四书章句集注》成为后世科举考试的指定教科书。

朱子办学也是有态度的,办好学,一来能广播儒家经典,二来能巩固教化成果。在他任上,州学、县学、社学都有开设,他不仅亲自为州学学生传道,还制定课程表,领着学官到县里的学校讲学。这样多层级推进教育,为漳州种下了文明的种子。有“漳上真儒”之称的陈淳便是朱子理学的重要传人,其著作《北溪字义》是研究理学的入门书,被尊为“东亚第一部哲学辞典”。被朱子开化的漳州,不仅解了蛮野,还形成了重视研习文化的传统,裨益后世。不仅在明代出了状元郎林震,在往后的每个时代硕彦鸿儒辈出,如元代王吉才、明代黄道周、清代庄亨阳、现代林语堂等等。

其实,朱子在漳州办学原本是有大规划的。他身居闽西北多年,力推儒学,民众和睦,社会有序。面对漳州彪野的民风,他迎难而上,原欲大施拳脚,甚至提出仿都城太学形制来办学。无奈此任来去匆匆,仅有一年,朱子规模化办学的设想并未实现。不过朱子多处讲学,还是留下了多处与他有关的遗址,其中白云岩紫阳书院(位于今龙海市颜厝镇洪坂村东庄社)和市区的龙江书院(今为芝山书院,位于漳州一中校内)最为知名。紫阳是朱子的自称,也代表了他对自己、对儒者的定位与规约。

他在紫阳书院留有一幅对联:“地位清高,日月每从肩上过;门庭开豁,江山常在掌中看”。他把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与追求寄托在这副对联上。这副对联多次被中央领导cue到,在2014年1月14日习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讲话》中就引用了这副对联,阐明领导干部肩负着重大职责,更应心胸开阔、志存高远,以党风政风带社会民风,重塑风清气正的大好河山。

朱子知漳仅有一年,但他颁谕礼教,百姓“遵若金科玉律,遗教越数百载”,漳州也自此成为“礼仪之邦”、“海滨邹鲁”。朱子格物以致知,正心诚意,继往开来,以新儒学、理学丰富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

文章原标题:大儒朱文公之漳州“成绩单”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