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日本江户时代的儒学如何跻身“一线”

来源:百度网  发布日期:2020-06-12 23:54

江户时代的神儒一体化,离不开各种学派的人之推崇。除了朱子理学以外,还有阳明之学大行其道。《易经》中提到“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而到了日本就变成了“神书云,神无奇特,以无事为奇特。神无体,以正直为体。神无心,以正直为心。”——编者按

日本江户时代的儒学如何跻身“一线”

图片拍摄:燕子

“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德川家康忍让一生,终于熬到了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统统去世。在经历了关原合战之后,德川家族终于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开启了自己的时代也就是江户时代。

神道教是日本的本土信仰,直到今天仍然备受推崇。而日本也处在儒家文化圈中,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就在江户时代,儒家思想与神道教信仰发生了碰撞与融合。而此时传入日本的儒学,则主要以朱子理学为主。

(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大明僧众,默然无应;唯有鉴真耳,是为法事也,何惜性命”。唐朝时,圣德太子为了更好的引入佛教以为己所用,故而不断的派遣唐使入中原,还将高僧大德鉴真法师请了回去。统治者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最基本的目的,就是维护自己的统治。圣德太子想要利用佛教来教化子民,引人向善而幕府时代自然要与之前的策略做出决断。于是,便想到利用儒教来打压佛教,以弱化之前天皇时代的影响。

1. 确定地位,与前相断

“新官上任三把火”,德川家康作为丰臣幕府下的五大佬之一,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谋权篡位。他和他的后人们,必须有一个自己标榜的思想,才能站得住脚。“马上打江山,不能马上坐江山”,获取江山比起治理国家来,要相对的容易一些。

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他们从唐朝,学来了佛教,此时又再度从中国学来其本土宗教以打压之前大肆推崇的佛教。在江户时代开启之前,佛教曾经广泛的兴盛于日本。想要让其黯然失色,就必须得寻得一个更有利的替代品。

儒教的忠君爱国思想,符合所有统治者的基本利益。一方面教人向善,一方面又让人学会不反抗压迫。而且德川家族引进儒教,也是有所选择的。他们选择了“理教”和“王道”,这些先决条件对于统治非常有益。

2. 珠联璧合,以求倒佛

日本的民族,非常善于学习但是也有保守思维。两者之间,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冲突碰撞。因此,在日本就形成了一种纠结的思想。引入儒家,也要选择一个适应发展的契合点。所以,必须要达成一种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的共识。

神道教是日本的传统宗教,而佛教和儒教都是属于舶来品。此时的佛教又长期的占据主导思想,而江户时代也有很多儒学家一直在大力的倡导其与本土神道教的结合。以儒主神和以神主儒,在这两者之间逐步的与本土相适应。

最重要的原因是镰仓幕府所大力倡导的佛教之净土宗、时宗、禅宗等几个佛教的主流宗派。它们已经占据了宗教信仰的全壁江山,只有让儒家学说强势的进入才可以彻底的摆脱镰仓幕府时代的影响。

儒家学说是让人忠君爱国的,而且也会教人向善,而神道教则是本土宗教。日本人比较尊重传统文化,而且儒学又不像佛教一样有着完整的宗教仪式。可以,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到别人。儒学担任思想观,而神道教扮演的是实际作用。

(二)、偷换概念,促进融合

其实,江户时代推崇儒学是有一大批支持者的。他们本来就对于佛教长期占有信仰市场,所不满而且也从未放弃过对于儒家学术的热衷。这些人里包含了平民,其中也有许多将军。所以说,江户幕府能够顺利的引进理学以及与本土的神道教相结合,并不是偶然发生的。

1. 偷梁换柱,以顾己用

“夫天地至诚无息,悠远薄厚,而覆物载物,而得此无穷。君子以自强,以厚德,则无往不利”这是山鹿素行在著作《中朝事实》中所写道的,很多人都会对此感觉到非常熟悉。因为它就是攫取自《周易》中的“天行道,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山鹿素行还有荻生徂徕等人,都同属于古学派。此学派本就是朱子的崇拜者,但是他们更喜欢以天皇为中心的日本神道教。因此,在江户时代利用儒家的忠君爱国思想,宣传人们一定要忠于天皇。其实,这是偷梁换柱了儒家的概念。

它所提倡的忠,绝不是愚忠,也不是狂热的忠诚。所以,他们为了符合自己的利益,偷换了朱子理学的概念。这种思想的带来的影响,就是二战时期日本的军国主义。近似疯狂的忠诚,便是自此开始的。他们将儒家强烈尊王思想以及神道中的日本中心论,融为了一体。

在他们眼中,日本就是世界的中心。不论朝鲜还是越南或者中国,都应该归于自己的统治中。

2. 追根溯源,断章取义

江户时代的神儒一体化,离不开各种学派的人之推崇。除了朱子理学以外,还有阳明之学大行其道。《易经》中提到“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而到了日本就变成了“神书云,神无奇特,以无事为奇特。神无体,以正直为体。神无心,以正直为心。”

他们排斥一切宗教,诸如佛教和基督教等。但是还有对日本传统文化的执念,所以积极的推动两者相互结合。其实,程朱理学在到了日本以后已经从学说变成了一种宗教信仰。而很多人又不愿意抛却神道教,故而促进两者相互联合。

其实,就连神道教这个名字也是源于《易经》。前段时间,日本天皇交接仪式中的三件神器,其实也是分别代表着儒家学说中的知、仁、勇。在江户时代,统治者需要树立起自己标榜的思想来打压佛教,而本土的很多儒学家一直也有这种想法。

双方的目的是相同的,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忘本。他们也害怕朱子理学再像佛教一样,大行其道。所以,把传统的神道教也注入进去,使得两者产生碰撞。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佛家的影响逐步的就开始弱化,一种神儒结合的宗教走向了历史舞台。

(三)、政治需求,判断敌我

秦国赵高的指鹿为马,就是为了看清楚朝堂上究竟谁是异己而谁又是可为己所用之人。事件本身的意义不在于到底是鹿还是马,而是要以此来窥测人心。这种方法,在任何地方都适用。江户时代的林罗山,权倾一时。他在早年间深受朱子理学的影响,也不遗余力的推动其继续发展。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侍奉四代将军,所以其信仰也可以成为他看清局势的明镜。

1. 以儒看人,排除异己

“或问神道与儒道如何别之?曰:自我观之,理一而己矣。呜呼,王道一变至于神道,神道一变至于道。”林罗山自幼受到喜欢儒家学术父亲的熏陶,因此对朱子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也是江户时代,极力推动神儒合一的重要人物。

林罗山会有意无意的向他人表达自己对信仰的看法,也会明里暗里的扶持朱子理学。而一旦有人站出来阻止或者产生不满,林罗山便如临大敌。这些人,都会被视为异己,而遭到打压或者流放。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后裔,天皇之道即王道即神道,而朱子理学又对尊王之道钟爱有加。林罗山对于自己的立场表达的非常明确“道,吾所谓儒道也,非所谓外道也。外道,佛道也”。在其眼中,佛教是外来宗教,而儒教却成了其本土宗教。

2. 符合各方面的利益

“夫我神道是清净诚明平易正直之理,乃人伦日用之常道”。在林家门派不遗余力的支持下,神儒合一的宗教已经渗透到了日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其中还不乏原先信仰佛教,而后摒弃转而投靠儒道者,比如有着“集儒学神道之大成者”之称的山崎闇斋。

可见,儒道和神道合一对于日本影响之大。自从公元五世纪的时候,儒家学说就已经漂洋过海东渡至日本。而战乱中建立起的德川幕府,急需再度扶持儒学来打压佛教。并不是说佛教不好,只是因为它是由镰仓幕府所推崇的。

统治日本的家族都换了,宗教信仰自然也该换换。而且日本从来都不缺少儒家的支持者,他们一直苦于大环境的影响无法大展身手。此时,新的政权上台,他们也嗅到了机会的来临。只是,这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必须与神道教相互融合。

因为除了信仰佛教之人,还有部分人对于原始的神道教也是非常青睐的。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所以才将两者相互融合,渗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这其中的儒学,也包含了朱子学,阳明学派还有日本本土的古学派。

结语:

归根结底,神儒一体化的发展还是因为儒学符合统治者的需要。而且,两者都是让人忠君爱国的。毕竟,谁也希望自己所管辖的子民,都能对自己毕恭毕敬,没有异心。自此以后,神儒两家合并为一家。

文章原标题:神道教占领日本,儒学为何在江户时代跻身“一线”,神儒合为一体?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