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儒学百科>典籍>正文

尚書·無逸

来源:古诗文网 《尚书》  发布日期:2017-01-16 12:34

《尚书·大禹谟》云:克勤于邦,克俭于家。中国自古以来就以勤俭作为修身治国治家的美德。古人以能否克勤克俭,是关系着国家强弱,存亡的大事,鼓励人们,竭尽职守,勤奋工作,提倡节约,反对浪费。当然在现代文明的今天,物质极大丰富,人们不可能无视于生活的享受,但前提是不铺张浪费。——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周公曰:「嗚呼!君子所其無逸。先知稼穡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依。相小人,厥父母勤勞稼穡,厥子乃不知稼穡之艱難,乃逸乃諺既誕。否則侮厥父母曰:『昔之人,無聞知!』」

周公曰:「嗚呼!我聞曰:昔在殷王中宗,嚴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懼,不敢荒寧。肆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其在高宗,時舊勞于外,爰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陰,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寧,嘉靖殷邦。至于小大,無時或怨。肆高宗之享國,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舊為小人。作其即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肆祖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生則逸,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自時厥後,亦罔或克壽: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周公曰:「嗚呼!厥亦惟我周太王、王季,克自抑畏。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徽柔懿恭,懷保小民,惠鮮鰥寡。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萬民。文王不敢盤于游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五十年。」周公曰:「嗚呼!繼自今嗣王,則其無淫于觀、于逸、于游、于田,以萬民惟正之供。無皇曰:『今日耽樂。』乃非民攸訓,非天攸若,時人丕則有愆。無若殷王受之迷亂,酗于酒德哉!」周公曰:「嗚呼!我聞曰:『古之人猶胥訓告,胥保惠,胥教誨;民無或胥诪張為幻。』此厥不聽,人乃訓之;乃變亂先王之正刑,至于小大。民否則厥心違怨,否則厥口詛祝。」周公曰:「嗚呼!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茲四人迪哲。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則皇自敬德。厥愆,曰:『朕之愆,允若時。』不啻不敢含怒。此厥不聽,人乃或诪張為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則信之。則若時,不永念厥辟,不寬綽厥心;亂罰無罪,殺無辜。怨有同,是叢于厥身。」周公曰:「嗚呼!嗣王其監于茲!」

原标题:尚书.周书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尚書·梓材

下一篇文章: 尚書·君奭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