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儒学百科>典籍>正文

尚書·酒誥

来源:古诗文网 《尚书》  发布日期:2017-01-16 08:58

春秋之世,圣王不作,暴君迭起,人民困于虐政,备受痛苦。为救危世,感化当世人君,史官作《书经》一书,希人主得尧、舜、禹、汤、文、武之道,使天下享尧、舜、禹、汤、文、武之治。因此,阐明仁君治民之道是《尚书》的第一要旨。——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王若曰:「明大于妹邦。乃穆考文王,肇國在西土;厥誥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亂喪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無彝酒。越庶國飲,惟祀,德將、無醉。惟曰:『我民迪小子惟土物愛,厥心臧,聰聽祖考之彝訓。越小大德,小子惟一。』妹土嗣爾股肱,純其藝黍稷,奔走事厥考厥長。肇牽車牛遠服賈,用孝養厥父母;厥父母慶,自洗腆,致用酒。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其爾典聽朕教 大克羞耇惟君,爾乃飲食醉飽,丕惟曰:爾克永觀省,作稽中德 尚克羞饋祀,爾乃自介用逸。茲乃允惟王正事之臣;茲亦惟天若元德,永不忘在王家。」王曰:「封!我西土棐徂邦君、御事、小子,尚克用文王教,不腆于酒。故我至于今,克受殷之命。」王曰:「封。我聞惟曰,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經德秉哲。自成湯咸至于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不敢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飲?越在外服,侯、甸、男、衛、邦伯;越在內服,百僚、庶尹、惟亞、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罔敢湎于酒;不惟不敢,亦不暇。惟助成王德顯,越尹人祗辟。我聞亦惟曰:在今後嗣王酣身,厥命罔顯于民,只保越怨不易。誕惟厥縱淫泆于非彝,用燕、喪威儀,民罔不衋傷心。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國滅無罹。弗惟德馨香、祀登聞于天,誕惟民怨。庶群自酒,腥聞在上;故天降喪于殷,罔愛于殷:惟逸。天非虐,惟民自速辜。」王曰:「封!予不惟若茲多誥。古人有言曰:『人無於水監,當於民監。』今惟殷墜厥命,我其可不大監撫于時?予惟曰:汝劼毖殷獻臣,侯、甸、男、衛;矧太史友、內史友,越獻臣百宗工;矧惟爾事,服休、服采;矧惟若疇:圻父薄違,農父若保,宏父定辟,矧汝剛制于酒。厥或誥曰:『群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于周,予其殺。又惟殷之迪諸臣惟工,乃湎于酒,勿庸殺之,姑惟教之有斯明享。乃不用我教辭,惟我一人弗恤,弗蠲乃事,時同于殺。」王曰:「封!汝典聽朕毖,勿辯乃司民湎于酒。」

原标题:尚书.周书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尚書·康誥

下一篇文章: 尚書·梓材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