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儒学百科>典籍>正文

尚書·大禹謨(二)

来源:古诗文网 《尚书》  发布日期:2017-01-03 17:33

《尚书》的尚常见有三种解释方法:一种说法认为“上”是“上古”的意思,《尚书》就是“上古的书”;另一种说法认为“上”是“尊崇”的意思,《尚书》就是“人们所尊崇的书”;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尚”是代表“君上(即君王)”的意思,因为这部书的内容大多是臣下对“君上”言论的记载,所以叫做《尚书》。——编者按

尚書·大禹謨(二)

(图片源于网络)

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冀州:既載壺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陽。覃懷厎績,至于衡漳。厥土惟白壤,厥賦惟上上錯,厥田惟中中,恒衛既從,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夾右碣石入于河。

濟、河惟兗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澤,灉、沮會同;桑土既蠶,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墳。厥草惟繇,厥木惟條。厥田惟中下,厥賦貞。作十有三載,乃同。厥貢漆絲,厥篚織文。浮于濟、漯,達于河。

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濰、淄其道。厥土白墳;海濱廣斥。厥田惟上下,厥賦中上。厥貢鹽、絺,海物惟錯,岱畎絲、枲、鉛、松、怪石。萊夷作牧。厥篚*(上厭下木)絲。浮于汶,達于濟。

海、岱及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藝;大野既豬,東原厎平。厥土赤埴墳。草木漸包。厥田惟上中,厥賦中中。厥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濱浮磬,淮夷蠙珠暨魚;厥篚玄纖縞。浮于淮、泗,達于菏。

淮、海惟揚州:彭蠡既豬,陽鳥攸居;三江既入,震澤厎定。筿簜既敷。厥草惟夭,厥木惟喬。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厥賦下上、上錯。厥貢惟金三品,瑤、琨、筿簜,齒、革、羽、毛惟木。島夷卉服。厥篚織貝;厥包橘、柚,錫貢。沿于江、海,達于淮、泗。

荊及衡陽惟荊州:江、漢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潛既道,云土夢作乂。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厥賦上下。厥貢羽、毛、齒、革,惟金三品,杶、榦、栝、柏,礪、砥、砮、丹,惟稇、簵、楛,三邦厎貢厥名。包匭菁茅;厥篚玄、纁、璣組;九江納錫大龜。浮于江、沱、潛、漢,逾于洛,至于南河。

荊、河惟豫州:伊、洛、瀍、澗既入于河,滎波既豬,導菏澤,被孟豬。厥土惟壤,下土墳壚。厥田惟中上,厥賦錯上中。厥貢漆、枲、絺、紵,厥篚纖纊,錫貢磬錯。浮于洛,達于河。

華陽、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藝,沱、潛既道,蔡蒙旅平,和夷厎績。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下中三錯。厥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貍、織皮。西傾因桓是來,浮于潛,逾于沔,入于渭,亂于河。

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涇屬渭汭,漆、沮既從,灃水攸同;荊、岐既旅,終南、惇物,至于鳥鼠;原隰厎績,至于豬野;三危既宅,三苗丕敘。厥土惟黃壤,厥田惟上上,厥賦中下。厥貢惟球、琳,瑯玕。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會于渭汭。織皮:昆侖、析支、渠搜,西戎即敘。

導岍及岐,至于荊山,逾于河;壺口、雷首,至于太岳;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西傾、朱圉、鳥鼠,至于太華;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導嶓冢,至于荊山;內方至于大別;岷山之陽,至于衡山,過九江,至于敷淺原。

導弱水,至于合黎,餘波入于流沙。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導河積石,至于龍門,南至于華陰,東至于厎柱,又東至于孟津,東過洛汭,至于大伾;北過降水,至于大陸,又北播為九河,同為逆河,入于海。

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于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東為北江,入于海。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又東至于灃,過九江,至于東陵,東迤北會于匯,東為中江,入于海。

導沇水,東流為濟,入于河,溢為滎,東出于陶丘北,又東至于菏,又東北會于汶,又北東入于海。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導渭自鳥鼠同穴,東會于灃,又東會于涇,又東過漆沮,入于河。導洛自熊耳,東北會于澗、瀍,又東會于伊,又東北入于河。

九州攸同,四隩既宅;九山刊旅,九川滌源,九澤既陂。四海會同,六府孔修;庶土交正,厎慎財賦,咸則三壤成賦。中邦錫土姓,祗臺德先;不距朕行。

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铚,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諸侯。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衛。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訖于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

原标题:尚书.虞书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尚書·益稷

下一篇文章: 尚書·康誥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