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当代儒家>新儒风>正文

六种角度解读《中庸》

来源:博客大巴 / 作者 刘琳  发布日期:2016-12-12 10:24

儒家文化讲——水止于平而止;道至于中庸而止。所以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宗白华说:“中庸不是庸俗一流,并不是依违两可,苟且的折中,乃是一种不偏不倚的毅力;综合的意志,力求取法乎上,圆满地实现个性中一切而得和谐。”——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从宇宙观看,《中庸》主张“天人合一”。认为宇宙的最高主宰或本体是天。它不仅存在于自然之中,也存在于人的心中。“天命之谓性”即天赋予人的即是人的本性,只有使人性与天更完美结合,使人道符合于天道,才能参天地之化育,成生命之天德。由于人的资质不同,圣人“自诚明”,天赋于内心诚足以明察事理,德可配天地。而常人“自明诚”,通过择善固守,而达到至诚,与天相配合而体现天德。可是无论是天道化育还是人道自化,无不本于诚,至诚为本体观的极至,为孟子的心性哲学的根据。

从人性论看,《中庸》是不同人性观的开始。本书开篇即言“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也就是说人的本性是天赋予的,这可以理解为仁、义、礼、智、信等善性,亦可理解为恶性。若理解为善性,人当循天性之善,贯彻善行,修养性行。若理解为恶性,人当通过教化规范自己,去恶扬善,达到“成己、成物”的目的。

从认识论看,《中庸》主张知行合一。认为由日用人伦成就人道,是人人可以达到的,其途径则是人们通过博学、审问的感性认识,再通过慎思、明辩而提高到理性认识。在认识的基础上笃行之,付之实践行动。人们经过学、问、思、辩、行的认识和实践功夫,循环往复,行之不已,以求得中庸人道,以配合天道。除此以外,《中庸》还主张体用结合。中庸之道致广大而尽精微。它既包括体又包括用。由日常事物的“用”中,体现精致微妙的“体”。体用结合,也就是物道结合。在万事万物中无不体现中庸之道。

从道德论看,《中庸》首先重视“亲亲尊尊”,从孝出发,理顺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的五伦关系,素其位而行。其次,《中庸》重视个人的道德修养。

从政治论看,《中庸》主张人治、德性。

从方法论看,《中庸》主张执两用中。认为不偏不易谓之中,庸者常矣。中立而不依,无过无不及,合乎“度”的要求,恰到好处。这是最完善的方法。舜能“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所有成为圣人。如果能执两用中,达到尽善尽美的中和境界,那么天地由此而运行不息,万物由此而生生不已了。”(参见《中庸直解 大学直解》 来可弘 复旦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再次回味朱熹在《中庸章句序》开篇提出的《中庸》乃“子思子忧道学之失其传而作也”这个论断,笔者表示认同。先秦儒家面对社会礼乐崩坏的现实,提出了两大目标以重建社会秩序:一是重建礼乐(工具性目标),一是重振人心(价值目标)。“礼”是外在的工具性目标,更重要的是重振人心。《中庸》写作于孔孟之间(公元前五世纪到公元前四世纪),是全面准确理儒学谱系,传承儒家思想的关键之书。《中庸》分上下两篇,上篇重外在规范,是孔子“外王”和“礼制”思想的发展。直接影响了荀子。下篇重内心体验,是孔子“内圣”和“仁义”思想的深化,对孟子有直接的影响。

自子思之后,孟子和荀子对人性有不同的理解。两人都从“人性”出发对自己的学说作出论述。孟子认为人性本善,由此提出了内圣之学——仁学(仁政),把仁内化于人心,内诉之为人心,外化为人性。仁政,即发之于不忍人之心(恻隐之心)的不忍人之政。荀子认为人性本恶由此提出了外王之学,礼学(礼治)——礼是治理国家的规范,礼治的方法为损益礼朝礼法,总结出适合的法度。

要理解儒家的思想,追述儒学的传统,《中庸》确为一本不可缺失的作品,而朱熹的《中庸章句》正是理解《中庸》的一把钥匙。

原标题:读《中庸章句》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