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孔子为鲁哀公宣说人之五仪

来源:古诗文网 《荀子》 / 作者 荀子(战国)  发布日期:2016-12-12 08:30

作为中国春秋末期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思想的创始人,孔子集华夏上古文化之大成,在世时已被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是当时社会上最博学者之一,并且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孔圣人、至圣、 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孔子和儒家思想对中国和朝鲜半岛、日本、越南等地区有深远的影响,这些地区又被称为儒家文化圈。——编者按

(图片源于网络)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吾欲论吾国之士,与之治国,敢问如何取之邪?”

孔子对曰:“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为非者,不亦鲜乎!”

哀公曰:“然则夫章甫絇屦,绅带而搢笏者,此贤乎?”

孔子对曰:“不必然,夫端衣玄裳,絻而乘路者,志不在于食荤;斩衰菅屦,杖而啜粥者,志不在于酒肉。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为非者,虽有,不亦鲜乎!”

哀公曰:“善!”

孔子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有君子,有贤人,有大圣。”

哀公曰:“敢问何如斯可谓庸人矣?”

孔子对曰:“所谓庸人者,口不道善言,心不知邑邑;不知选贤人善士托其身焉以为己忧;动行不知所务,止立不知所定;日选择于物,不知所贵;从物如流,不知所归;五凿为正,心从而坏:如此则可谓庸人矣。”

哀公曰:“善!敢问何如斯可谓士矣?”

孔子对曰:“所谓士者,虽不能尽道术,必有率也;虽不能遍美善,必有处也。是故知不务多,务审其所知;言不务多,务审其所谓;行不务多,务审其所由。故知既已知之矣,言既已谓之矣,行既已由之矣,则若性命肌肤之不可易也。故富贵不足以益也,卑贱不足以损也:如此则可谓士矣。”

哀公曰:“善!敢问何如斯可谓之君子矣?”

孔子对曰:“所谓君子者,言忠信而心不德,仁义在身而色不伐,思虑明通而辞不争,故犹然如将可及者,君子也。”

哀公曰:“善!敢问何如斯可谓贤人矣?”

孔子对曰:“所谓贤人者,行中规绳而不伤于本,言足法于天下而不伤于身,富有天下而无怨财,布施天下而不病贫:如此则可谓贤人矣。”

哀公曰:“善!敢问何如斯可谓大圣矣?”

孔子对曰:“所谓大圣者,知通乎大道,应变而不穷,辨乎万物之情性者也。大道者,所以变化遂成万物也;情性者,所以理然不取舍也。是故其事大辨乎天地,明察乎日月,总要万物于风雨,缪缪肫肫,其事不可循,若天之嗣,其事不可识,百姓浅然不识其邻:若此则可谓大圣矣。”

哀公曰:“善!”

原标题:哀公篇第三十一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人之行者有三种

下一篇文章: 曾子问孔子何谓七教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