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儒学百科>典籍>正文

古代校对工作的标配:“学富五车”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6-04-23 18:36

古人称校对为“校雠”,《辞源》释义为:“一人独校为校,二人对校为雠。”意思是校和雠都是表示动作,校,是一个人单独工作,既看原本又看稿子,校正差错;雠是两个人合作,一人读原本,一人看稿子,此读彼答,核对差错,从这个词中可见古人对于校对工作的认真严谨。——编者按

据史料记载,自汉代以后,经唐宋,一直到明清,在很多朝代中,朝廷都会设校书郎一类的官职,专门从事图书的校对工作。例如东汉时中央藏书处设有东观,东观有秘书监一人,管理宫中图书,其下属官员有校书郎。古往今来,很多著名文人学者如杨雄、刘向、王昌龄、白居易、李商隐、欧阳修、司马光等都担任过这类职务。那时,朝廷对校对的要求往往极为严格,尤以唐太宗时期,皇帝命魏征写书,入书库之前,先让20人进行校治,“后又置详正学士校理之”,对书籍反复校对查验。宋太宗大中祥符年间,朝廷指定编撰的书籍,“凡校勘官校毕,送覆校勘官覆校。既毕,送主判馆阁点检,复于两制择官一二人覆加点检。”

(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朝廷对于官府校书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及时给予了纠正。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一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旧校书官多不恤职事,但取旧书以墨漫一字,复注旧字于其侧,以为日课。自置编校局,只得以朱围之。”说的是之前的校书官不尽职责,工作时只是取来旧书,故意把其中某一个字用墨汁涂抹,然后再将被涂抹的字注在一旁,这就算完成一天的工作了。后来政府设置了编校局,需要修改文字时,只用红笔将需要改正的字圈起来,不能再涂抹该字了。

很多时候,校对者默默无闻地做着幕后工作,但在古代,这份工作却能让一位文人声名远扬。《孔子家语》记载,孔子的弟子子夏,有一次回到家乡卫国,听见有人在读史书,那个人突然读了一句:“晋师伐秦,三豕渡河。”子夏便说:“非也!己亥耳。”子夏认为,“三豕渡河”一句,是不合情理的表述,而“三豕”是“己亥”之误,即晋国的军队伐秦是在己亥(干支纪日)那天渡过黄河的。为此,读史书的那个人特意到晋国史官那里核实,史官确认子夏的纠正是正确的,此后子夏声名远扬。

另外,古时典籍的善本审校者定要学识渊博,如果自己孤陋寡闻、知之甚少,是不可能胜任校对工作和完成校对任务的。清代学者、藏书家鲍廷博生平酷嗜书籍,每一过目,即能记其某卷某页有某讹字。文献学家叶昌炽曾记录此人:“有持书来问者,不待翻阅,见其板口,即曰此某氏板,某卷刊讹若干字。案之历历不爽。”鲍廷博将众多书籍中的错讹之字都牢记于心,这正是他多年博闻强记、学富五车的结果,更是审校古籍者必须具备的素质。(文/肖明舒)

原标题:“学富五车”是古代校对工作的标配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