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巧言令色”的真实含义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6-01-22 10:19

《论语•学而》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所谓的巧言令色,是指为了讨好他人而伪装出来的,动听的言语,和悦的神色。其本质特征是:假。——编者按



(图源网络)


孔子推崇、宣扬的仁,讲的是爱,是善,是真诚。伪装的言语、神色,都是有所求的,功利的,因而跟仁的精神相违背。根据朱熹“圣人辞不迫切”(圣人措辞,委婉不激烈)的说法,所谓“鲜焉仁”,实际意思是:完全没有仁(仁爱、仁慈)这种品德,有的只是阴险害人之心。前人多有把它理解成“少仁”的,不够准确。

字面意思如上。但是,孔子说这一番话,应该是有缘故的。换言之,不是泛泛而谈,而是有具体的人或事的针对性。那么,究竟针对谁,因为什么事呢?

《论语•公冶长》有“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的记载。这里的左丘明,不是《国语》或《左传》的作者,而是跟孔子同时代或早于孔子的贤者。左丘明认为巧言、令色、足恭(过于恭敬)的态度行为是可耻的,有两种可能的情况:一种是他在文章或著作中表达、阐述过这个观点,另一种是在跟孔子交往时口头讲过。孔子引用左丘明的观点表明自己的态度,也有两种可能:一是非常欣赏这一观点,说出左丘明姓名以示不敢掠美;二是为了使语言显得委婉,减少锋芒。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就说明孔子讲这一句话时,是有所针对的。

如果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只是表明了孔子的态度、立场;那么,他的另一句话,“巧言乱德”(《论语•卫灵公》),则是讲出了其中的道理:巧言会导致“乱德”。有人据此认为,孔子的话,是针对当时代表商贾、“小人”阶层利益的鲁国大夫少正卯而说的,不无道理。据记载,少正卯是一个擅长言辞之人,曾经是孔子学说的敌人,办学的强有力对手。孔子在做了大司寇之后,很快就诛杀了少正卯。可见孔子跟少正卯之间你死我活的敌对立场,可见孔子态度之决绝。

如果孔子的“巧言令色,鲜矣仁”真的是针对少正卯说的,也有两种可能的情况:一种是孔子故意事先张扬的态度,是为了诛杀少正卯,有意制造舆论;另一种是孔子事后的一个说明,诛杀少正卯之后,需要平息舆论。

孔子与少正卯的恩怨,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中了。因此,后人读《论语》,史实不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名言所蕴含的辨别好赖人的哲理与经验。前人阐释《论语》,给这一句话配了几个历史人物:李林甫、李义府、王莽、武则天。把武则天跟李林甫、李义府、王莽放在一起,我认为是不合适的。一、她是女性,属于弱势群体;二、她是有作为之人,非庸碌之辈。因此,我们不妨放她一马。李林甫作为巧言的代表,李义府作为令色的代表,王莽作为集巧言令色大成的代表,都很恰当。可见,巧言令色之徒,皆阴险毒辣之辈;窃据高位者,非祸国殃民不可。

西哲有言:读史使人明智。我们可以加上一句:结合历史读《论语》,能使人拥有一双明辨忠奸的慧眼。(文/丁启阵)

原标题:“巧言令色”新解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何谓孝悌之道?

下一篇文章: 礼与中国人的生活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