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西方人是如何看待《易经》的?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5-12-18 20:32

17世纪时,《易经》传入西方后先后吸引了欧洲哲学史上三个德国人的注意,他们是莱布尼茨、康德和黑格尔。莱布尼茨是数理逻辑的先驱,是从宋代易学家邵雍对六十四的排列中看出二进制的第一人。——编者按

(图源网络)

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单子组成的,各组单子具有不同程度的“知觉”,而最高级的单子就是上帝,上帝预先安排整个世界各个单子的和谐统一。他一生追求本原规律,认为认识是先验的,是心灵所固有的潜在观念的显现,并沿着这条路一直追索到创造了“前定和谐”的上帝那里。

可见,如果不是总缠着上帝的话,他的一些想法和我国上古总结出《易经》的人有相同之处,而且他也是用数理方法来研究哲学的,因此钻入《易经》不足为奇。

康德是德国古典唯心主义的创始人,曾提出太阳系起源的星云假说,把太阳系的形成看成是物质按其客观规律运动发展的过程。康德研究过中国哲学,认为在人的意识之外存在着“自在之物”,宣称“自在之物”是不可认识的“本体”,人们认识的只是“现象”。

西方哲学家曾说康德的伦理学是“哥尼斯堡出的中国货”,其实他只是对孔孟之道有点浅薄的理解,没有进一步追寻孔孟之道是来自于《易经》所奠定的平衡系统,所讲的是个和谐问题。只是说《易经》“非常不好懂,就连中国人自己都不能理解”。可见他研究中国哲学时是在舍本求末,丢了西瓜,却捡了芝麻。

黑格尔把康德开创的唯心主义哲学推向顶峰,创立了欧洲哲学史上最庞大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其基本出发点是“思有同一说”,认为绝对精神是万事万物的本源和基础,是辩证地发展着的,经历了逻辑、自然、精神三个阶段。把这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成一个过程,即把它描写成处于不断的运动、变化、转化和发展之中,并企图揭示这种运动的和发展的内在联系,目的在于统一精神与自然、一般与个别、理想与现实等对立面,并使之成为综合体。

这虽然与几千年之前的《易经》的某些思想不谋而合,但研究《易经》时,并没有从中看出道道,认为太极图是一条蛇在咬自己的尾巴,没有实际意义。他对《易经》的总认识是在研究外在的秩序而不是内在秩序。《易经》是在解释实在之终极性质的过程中产生的,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属同道却又比之高明得多,他本应从中有所借鉴,谁想到这位大哲学家却以西方认识东方时所特有的肤浅将之拒于门外,使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和交融失之交臂。

西方总体上感受到《易经》的价值是二十世纪的事。爱因斯坦曾久久迷惑: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希腊哲学家开创的形式逻辑体系以及文化复兴时期开始的系统实验为基础的。而中国古代贤哲并没有遵循这条道路,为何却能作出西方的全部发现?

李约瑟博士从一个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世界古代发明的一半以上来源于中国。造成欧洲现代科学文明的灵感也许是欧洲人的,但欧洲最“现代”的自然科学理论基础所受到的庄周、周敦颐和朱熹等人的恩惠,比世界上现在已经认识到的要多得多。中国古代璀璨的科技文明的催发,并不需要吸取西方的养分,也不是沿着西方的道路发展起来的,因为它有着独特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它们在今天非但不是落伍的,而且仍能对西方最前沿的科技发展起指导作用。

那么至今仍有着强大生命力的宇宙观和方法论又是什么?并非巧合,李氏所列举的三个中国人庄周、周敦颐和朱熹俱是历史上有名的治易大师。李氏认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些很基本的技术,正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生长起来的,只要深入挖掘,在它的源头,就能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除《易经》而无其它。

《易经》是中国文化的开端,从中体现出的方法和思想是西方生疏和不解的,既没有严密的逻辑推理,又没有严格的受控实验,可那些让全人类受益的技术不知怎么就脱颖而出了。《易经》曾经孕育出了中国古代灿烂的科技文明这一事实,使西方的哲人不能不感受到《易经》里有他们所不解的巨大价值。

玻尔对近代量子物理学的贡献是举世公认的,在给他授勋时,他却选择了中国的太极图作为徽章的图案。直至量子物理学成熟起来,充分认识到物质波粒二象性时,西方的有识之士才认识到太极图是对波粒二象性的高度形象概括,并不是如黑格尔所说的一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蛇。当然太极图的内涵远不止于此,它是对易理的形象描述,反映的是万物运动变化的本质规律,从中折射出波粒二象性的具体规律也就不足为奇的了。

《易经》最成功的应用就是生命科学。中医来之于易,历经几千年而不衰。西医并不源于易,但随着西医的深入发展,其所揭示的问题往往就是中医两千多年前已充分阐述的问题。西医向中医靠拢的趋势,实际上是向原本规律的复归,是向《易经》整体思维方式的逼近。因此近年来西方有人说,下个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并不足怪。(文/佚名)

编者注:从西方人对《易经》的态度可以看出,西方的文化和科学都受到了影响。

原标题:西方对《易经》的认识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