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大儒风范>先秦>正文

近代百年历史中的孔子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5-10-21 12:05

中国近代史不过百年,中间经历了社会大动荡,思想文化上经历了一系列的变革和碰撞,孔子在反帝反封建的历史进程中又有着怎样的遭遇呢?——编者按

回首中国近百年历史,尊孔的旗号曾经张扬过三五次,却都冷落收场,甚至成为历史的笑话。

(图源网络)

中国现代史的尊孔,兴起于辛亥革命之后。1911年10月,辛亥革命一声枪响,1912年1月19日,蔡元培主政的教育部颁布《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宣布“小学读经科一律废除”。20天后,蔡元培发表《对于新教育之意见》的文章,“忠君与共和政体不合,尊孔与信教自由相违”,从国家的政治体制和个人的信仰自由两个层面,彻底否定“读经”和“尊孔”。然而,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从小读四书五经、拜孔子,如此摧枯拉朽、一棍子打死的“国策”,不仅否定了他们的理想,而且否定了他们的人生。他们自然要做出一系列“反弹”。

第一场:孔教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各种尊孔运动和尊孔组织,康有为主导的孔教会,名头最响,影响最大。

为了对抗基督教入侵,康有为提出“立教”和“改制”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改制”就是戊戌变法,“立教”则是建立中国本土宗教,名为“孔教”。康有为借用汉朝的谶纬学说,仿照基督教的模式,把孔子打扮为“神子”(传说孔子的母亲与黑帝梦交生孔子),立孔子为“万世教主”,以四书五经为孔教“圣经”,以各地孔庙为教堂,并立孔子后裔衍圣公为最高领导“总理”。

康有为有一个得意学生陈焕章,可谓那个时代的天才,1904年中清王朝的进士,1911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英文博士论文《孔门理财学》煌煌800余页,是第一部中国人在西方刊行的经济学名著。

辛亥革命后,陈焕章回国,以新鲜“海龟”身份宣扬孔教,协助老师康有为在1912年10月7日孔子生日那天,成立“全国孔教会”。1913年7月,陈焕章、梁启超等上书参众两院,请求在宪法上明定“孔教为国教”。当时革命的风潮正高,在革命大佬蔡元培、章太炎等的反对下,国会最终否决了这一提案。

其后,孔教会的气焰并没有削减,在割据军阀的支持下,活跃于大江南北,尊孔、读经,霎是热闹。比如1918年,陈焕章向国会提案设立“圣诞节”,以农历8月27日孔子诞辰为国家法定"圣诞"。

第二场:复辟

民国成立,废除君主制改行共和制,复辟的暗潮和明流就没有停止过。各种复辟势力,都有“尊孔”的影子活动。

先是当时的民国大总统袁世凯,1913年6月22日,发布《尊孔令》,第二年9月,发布《祭孔令》,亲自头戴平天冠,身穿百褶裙,三叩九拜,到北京孔庙祭孔。1916年元旦,袁世凯称帝,采用儒家传统的“禅让”模式,宣称当皇帝乃是由各省拥戴而自己“迫不得已”,而当时的孔子76代孙、衍圣公孔令贻则担任拥戴袁世凯为帝的“筹安会”名誉理事、教育界请愿团理事长。当上皇帝之后,袁世凯立刻颁布诏书,封孔令贻为“郡王”,由“公”而“王”,又迈上一个台阶。投桃报李,孔令贻狂拍袁世凯马屁:“令贻等守先圣尊王之意,输瞻云就日之诚,不胜欢忭鼓舞馨香庆祝之至。”而在第二年的张勋复辟运动中,孔令贻也通电赞颂复辟运动是“日月重光”,并要为张勋建生祠。可惜生祠还没建成,复辟运动就失败了。

张勋复辟,康有为策划、出力最多。但康有为的复辟思想很有意思。鉴于辛亥革命的口号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有种族革命的味道,康有为提出口号,“保中国不保大清”。“保中国”,就要恢复帝制,“不保大清”,意思是不一定要由溥仪当皇上。为此,他提出了第二套方案,以为备用――如果全国人民反对溥仪当皇帝,但中国人民习惯了上面有个皇上,那么就由孔子嫡系子孙“衍圣公”当皇上,相当于西方的“教皇”,虚君共和,一统天下,千秋万代。

康有为的第二套方案,根本没有实施的机会。但复辟运动依旧方兴未艾,复辟分子们最终在日本侵略者的扶持下成立了“满洲国”,溥仪第三次当上皇帝。复辟的主要推手、满洲国总理郑孝胥提出了“王道”的理论体系,在东北各地设立“孔学会”,1937年成立“王道书院”,教材以《大学》为核心,兼采《论语》、《孟子》、《左传》、《礼记》等。好玩的是,当时推广儒家学说和王道,花费心思,《孔学会会刊》曾设计了四书五经内容的填字游戏,可谓走在时代前列。

第三场:儒教

20世纪初期,马克思韦伯发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将资本主义的发展归因于宗教、文化因素,统治了20世纪的社会学说。陈焕章的《孔门理财学》同样是将儒家伦理学和经济学连通起来,虽然在中国本土悄无声息,但在西方社会学界影响深远,最新的一个版本出版于2003年。

西方学者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将韦伯的学说应用于非西方世界,最著名的是1985年,美国国际开发援助署(USAID)官员哈瑞森所写的《未开发是一种心态》,声称拉丁美洲国家的文化传统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当时正逢“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崛起,于是,亚洲价值观、儒家文化促使经济发展的观点,甚嚣尘上。一时间,儒家成为解释一切的灵丹妙药,满街争说儒家文化。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被称为“第四代新儒家”的灵魂。

亚洲价值观的兴起、儒家文化的“再度阐释”,被应用于各个社会层面,比如为亚洲的威权主义政府辩护,这以对新加坡的“崇拜”为代表;还被用于为“地区特色”张目,比如杜维明宣扬的理论,“儒家东亚的成功,在于完成现代化却没有彻底西化,这证明现代化有不同的文化形式”――这句话原则上是有道理的,但很容易被别有用心地利用。在由世界各宗教著名学者联合撰写的《世界宗教入门》一书中,杜维明再接再厉,撰写了名为《儒教》的章节,使儒教与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并列,实现了康有为当年的理想。而康有为的弟子陈焕章1930年在香港创立的“香港孔教学院”,至今依旧非常活跃。这一股“尊孔”、“尊儒”潮流,同样在中国大陆引发回响,代表人物是蒋庆。(文/佚名)

编者注:这三场尊孔戏陆续上演,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当时的文化思想趋势,从中我们可以对那时候的文化思潮有一定的认识和把握。

原标题:近代百年的三场尊孔戏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问道孔子

下一篇文章: 孔子与孟子的区别在哪里?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