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资讯>正文

吴梅,我要和你单挑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5-02-05 15:08

黄侃和吴梅,从先前的北京大学,到后来的中央大学(南大前身),前后共事垂二十年。在这两所学校,因为两人有着对诗词的共同爱好,也许也因为同样不属于“新文艺”的阵营,两人经常互相参加对方所属诗社组织的诗会,唱和联句,这一点,在当时留下的诗作及二人的日记中都有记录。有时,兴之所至,还互有招饮,至于共同出席各种场合及宴会,更是不在话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情也出在酒上。1933年5月的一日,在一次普通的饮酒聚会中,正统经学、小学的传人黄侃与曲学大师吴梅,发生了肢体冲突。其中的细节是黄侃欲打吴梅耳光没有打中,胳膊擦破了皮,而吴梅还手击打了黄侃的胸腹。这件事两人分别记录在了各自的日记内,谁是谁非,已难以判断,且无判断的必要。今人所津津乐道的,只是关乎两位在各自领域成就特出的人物,应对酒精与言语的刺激,有时不免转过来向常人学习,恼羞成怒之后加以老拳;待得时日已久,当事人或者尚耿耿于怀,但在更加后来的我们看来,则只是阅读他们学术文章之余的插曲了。酒醒过后,吴梅在次日曾致书黄侃,有求和之意,但在黄侃一造,则“不再与之共饮,斯已矣”。

黄侃与著名词曲家吴梅同在中大中文系授课,文人难免有相轻的习气。一日,二人与系里同仁聚会于酒家。黄侃平时以善骂出名,酒酣耳热之际,满腹牢骚便倾泻而出,因与吴梅一言不合,两人激辩起来,吴梅已三分醉,说了一句:“你不要太不讲理!”黄侃此时已七分醉,闻言大怒,一巴掌打过去,吴梅急避,未打中,当即回敬一拳,同席者连忙拦住。于是二人起身离席,欲一决雌雄,幸被同席者拉开。  

黄侃饱学多识,讲课时引经据典,因此大受欢迎,教室里每每座无虚席。校长为款待这位大师,特置一沙发在教授休息室,供其使用。一日,吴梅课毕来休息室小憩,见沙发空着,便坐了下来。黄侃也刚好下课进来,见吴梅端坐在沙发上,大怒道:“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吴梅答:“凭词曲坐在这里。”黄侃以前曾讽刺过曲学为小道,并表示耻与擅词曲的人同在中文系当教授,于是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两人从谩骂升级到动武。此后,教务处便把吴梅的课排在一三五,黄侃的课排在二四六,以减少摩擦。

1935年10月,黄侃在过度酗酒之后与世长辞。黄侃生前与之有隙的吴梅,写下了两对挽黄季刚的联文,其二曰:“宣南联袂,每闻广座谈玄,可怜遗稿丛残,并世谁为丁敬礼;吴下探芳,犹记画船载酒,此际霜风凄紧,伤心忍和柳耆卿。”流露出对黄侃的追思与怀想。1939年,吴梅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他的挽联的作者,则是他的弟子们了。(文/佚名)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骂人的最高境界

下一篇文章: 门卫你莫嚣张!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