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儒学>大儒风范>近现代>正文

一个笔者的读书心得--浅谈《论语》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日期:2014-05-23 10:50

在传统文化逐渐埋没在快餐文化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去品味四大名著、细读《论语》呢?随着世界文化熔炉的逐渐形成,各国开始惊恐传统文化的丢失,近年来倒是不少国家推出文化系列“商标”,标榜文化的本土性,并开始争先申遗。这里,笔者在仔细阅读的基础上归纳出儒学中的基础和核心思想内容,分享读书心得。

一、儒学中的四大核心范畴

(1)道。我们所熟知的“道”,在老子《道德经》开篇中就写过,谓之“道生一,一生二”,在老子心中“道”是天地之母,是一种类似西方“上帝”之类朦胧不可见,混沌不可言之物。《论语》以及经典儒学中的“道”虽没有进行系统整理、明确阐述,但在通读《论语》后,似乎仍可以借用儒经《易经》“形而上者谓之道”加以认识。在这里,“道”可以等同于“真理”、一种天地间的真善美,并可以通过后天努力而达到的。儒学中的“道”的出现,为现代人价值追求提出了明确的目标。

(2)仁。《论语》中通篇都是关于“仁”的阐述,在所有20篇中的16篇都出现“仁”字,其出现的次数,共计有110次之多,也就是说,《论语》中,平均十几个字中就出现一个“仁”,出现频率之高,实属罕见。孔子事事讲仁,处处讲仁,为政讲仁政,做人将仁人。在很多孔子与弟子的对话中,我们发现孔子并不鼓励弟子刻意去寻找丰功伟业去做,而是教导他们做人的基本准则--“仁爱”,在孔子眼里,“仁者爱人”关乎到一个人的生命意义。因而在当今,仁爱之心仍有普遍价值,它意味着一种人的境界观、幸福观以及强烈的责任意识。

(3)礼。抛开《论语》中有关礼的具体做法描述(因为在孔子眼里,“礼”应是周礼,一套传承于上古时代祭祀时所采用的各种礼数),孔子口中的礼,毫无疑问都是指向我们日常行为处事的各种准则。而在现今,我们如还能时时、处处以礼待人的话,则在调解紧张的人际关系,树立社会新风尚当中定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今年春季学期开始后,我们江苏省在全省未成年人中开展的“八礼四仪”学习和体验教育,不就是儒家“礼”字现实版吗?

(4)和。《论语•子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孔子提倡的“和”(之所以每看到“和”就产生莫名的亲切感,还源于胥中的三风中的校风就是“和而不同”),不但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与人相处的基本准则,更为我们在认真倾听、汲取并协调各种不同意见的基础上,形成新的见解提出了可能。反观教育,我们当下所提倡的小组合作学习方式基础上的创新教育,不也是这一思想在教育中的实践吗?

二、儒学中为人处世的道德伦理体系

儒学中的“礼”和“和”都提出了人类社会所面临的一个基本现实问题:该如何与人共处?该如何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学校是一个小社会,而且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化机制,在个体社会化过程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论语》中就有大段的有关教授我们如何去开展“礼”、“和”下的具有鲜明“仁”特点的人际交往。如对“上”(父母、上级、老师)有:忠、孝、恭敬;对“下”(子辈、下级、学生)有:宽厚、慈、惠;对“左右”(同辈、同事)有:恕、信、义、敦、睦;其他更宽泛的方面有:智、勇、敏、让、廉、耻。

这一系列面对不同身份、不同背景、不同场合下的人际交往准则(甚至同样也适用于人和自然交往),在《论语》中通过孔子与弟子的对话,弟子与弟子的对话,给了我们一幅全景式的交往谱系图,而贯穿于其中的则是孔子反复强调的“仁”,如《论语•子罕》就写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李泽厚先生在《论语今读》前言中也提到了儒学中的这种道德伦理特点,并赋予它更为深远的作用,他写到:“社会性道德可以经由转化性创造,而成为现代政治体系的中国形式:将重视人际和谐、群体关系、社会理想以及情理统一、教育感化、协商解决等特色,融入现代政治的民主体制建构中,而开辟某种独创性的未来途路。”

三、儒学中的道德践行

《论语》以及其他儒学经典并不注重思辨体系和逻辑构造。正如李泽厚在解读《论语》中所说:“这里(指孔子及《论语》)很少有‘什么是’的问题,所问特别是所答总是‘如何做’”,《论语》并非《圣经》,“不靠奇迹、信仰来指引人们”,而是重视在“生活中直接起现实作用”,因为《论语》及其《大学》、《中庸》、《孟子》、《荀子》等一批儒学经典给我们提出了一套在生活中、学习中的具体践行方法或途径。

(1)知行合一,身体力行。

《论语•子张》:“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中庸》:“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论语•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可见儒学中不但要求我们要博学,更要笃行,也就是将“学”和“习”,“知”和“行”有机统一起来,将“知”作为“行”的基础,将“行”作为“知”的检验、修正和完善。不同于西方思维中重理论演绎,孔子在教化人的过程中,更多地是侧重于实践,这在《论语》以及其他儒学经典中体现的最为突出。

(2)慎独与审察

在《论语》一书中虽然没有慎独的直接阐述,但在《论语•学而》中有:曾子曰:“吾日三省乎吾身:为人谋而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曾子的三省是凭着高度自觉,按照一定道德规范约束自己,这是一种修养、自律,更是一种做人的坦荡。但光靠自省,有些时候也靠不住,角度的单一、思维模式的固化,有可能“省”而失效。因此,孔子提出了“察”,可以通过体察旁人的言与行,反观自己的观点、行为是否站得住脚,它教导我们不盲信、不盲从,如《论语•卫灵公》:“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3)择善从之,见贤思齐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俗语恐怕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古代就有孟母三迁的故事。《论语•述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里仁》:“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焉”。孔子认为,人的成长除了内在的自强不息之外,也会深深受到外界各种因素的影响。在当今快速发展的社会中,学校已经不可能是一个世外桃源了,更不可能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封闭的圈子,在开门办学的同时,难免受到各种正面、负面因素的影响,而择善从之,见贤思齐,《论语》中的这两句话不就是一种面对外界时很好的应对策略吗?

(4)推己及人,身正令行

《论语•颜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雍也》:“夫仁者,己欲立而力人,己欲达而达人。”《论语•子路》:“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中的这几句,如果将其前后贯连起来,可以看出儒家文化中所推崇的个人修行之外的教化人的几条准则:一是自己厌恶的,不能强求让别人喜好;二是要让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三是只有自己身正,才能为范,才能为旁人树立榜样。儒家这三条教化人的准则,不也是我们身为人师所应首先做到的吗?

(5)讷言敏行,自强不息

儒学是一门入世学说,重视的是在现实世界中的顺势而上,改变现状,并重视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提升人的道德境界。当今世界纷繁复杂,各种学术思潮、文化思潮、各种价值体系扑面而来(有点与春秋时代相类似)。在我们教育界内,各种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也是层出不穷,如果我们听多了不行动,往往会迷失其内。《论语•里仁》:“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深深打上了孔子所认为的行为优于言语的烙印,不争论,多行动,和2000多年后胡适先生所提出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解决疑难,会碰到各种困难,如果学识不够,意志不坚,也会半途而废,那么儒家所提倡的自强不息、活到老学到老,就为我们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解决良方。《论语•为政》中就谈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的一生都需要这种精神,在学识提升的同时,修养以及人的境界也在不断提升。

后记:

《论语》是一本好书,《论语今读》也是一本好书,好书需要精读、细读,虽然花了近3个月通篇阅读,也试图以一种框架加以解构,但总感觉《论语》以及儒家的文化思想博大精深,非一时一念间就能洞悉其中,以上勉强所提出的核心范畴,道理伦理以及道德践行,只是一点个人粗浅的尝试。

此外,当掩卷常思,感叹于它对中华民族深远影响的同时,一直有几个问题盘旋在脑海中:“为什么《论语》及其儒学只是一种思想文化,而没有生发为原生宗教?也没有形成一种严密的哲学体系?”“为什么现代科学没有萌芽于中国,或者深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下的东方呢?”这所有的“没有”是否与《论语》以及儒家思想有关系?

但《论语》仍然是一部中国人自己的《圣经》,非常喜欢《论语》中的平易,更喜欢其中的空灵和飘逸。《论语•雍也》: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做一个智者、仁者,这是我个人阅读《论语》后的最大愿望。

读万卷书方能行万里路。一部《论语》堪称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是现代道德精神的“圣经”之作。笔者对于千百年来论语极其儒家思想为何没有成为一种宗教,也没有形成一种完善的哲学体系发出了疑问,这也是现代学者急需深思的问题之一,中国的文化体系到底要如何保留和弘扬?

文章来源 凤凰网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